????黑暗,狂风,彻骨冰寒。

????细碎飞沙打得威武盔甲沙沙响,龙枪当做法杖提供照明,勉强获取一丝丝心里安慰,身体前倾艰难迈步行走,打算寻避风处歇息过夜。

????“若不是没有死气,真以为到了地府炼狱。”

????护甲面罩有效抵御风沙灰尘侵入,红眼睛警惕扫视,既然天上黑云里有无尽怪物谁知道地面是否安全。

????“干燥枯竭死亡的世界……”

????白雨珺不断尝试召唤世界意志。

????然而没有任何哪怕一丝一毫丁点儿微弱回应,更无法感知枯寂世界到底有多大,没有世界意志照拂毫无安全感。

????没有任何能量,灵气枯竭,甚至连阴气死气也无。

????总之是个奇怪世界,包括天空黑云神秘空间里那些说不清道不明密密麻麻怪物,只有龙气以及雷电烈焰能够有效克制,诡异莫名,在没有能量补充的情况下白雨珺不得不减少消耗,依靠双脚慢慢探索,反正飞起来也看不清地面。

????寒冷的夜晚漫长煎熬,龙枪利刃散发光明照亮小小范围……

????温度红外线扫描无任何异常。

????震动感应只能感受风声,没有多余震动。

????若不是仍有空气,白雨珺会以为自己身处某颗荒芜星球,走到现在,脑海慢慢开始怀疑此地是否有生命存在过。

????黑暗世界,小小烛光漫无目的前行……

????……

????慢慢的,有了光线。

????暗红色太阳落下的反方向有黯淡光明出现,应该是早上了,没紫气东升没朝阳蓬勃,温度缓慢回升狂风渐渐停歇,一切逐渐恢复昨日来时寂静模样。

????风沙平息却迎来漫天洋洋洒洒灰烬,轻轻一捻弄脏金属丝织白手套。

????脑后长缨容易落灰烬。

????翻半天掏出一件许久不用破旧烂边灰色斗篷,披上,熟练绑紧布条兜帽盖至双目,像极了游荡在死亡世界的亡灵法师,龙枪收敛光芒充作法杖,实在是白雨珺总觉得这里并非表面看起来那样一无所有,总有股淡淡威胁感缭绕。

????迈步前行。

????地面积落的灰尘没脚背,身后留下长串S弯脚印……

????遥望透过黑云之上暗红色暮年恒星。

????整个世界已死,而太阳正在死亡,没有水,没有生命迹象,甚至看不到哪怕一座喷发的火山,只能说明世界地核早已冷却,好端端为什么会死亡?

????孤独行走很久很久……

????战靴停住脚步。

????披斗篷的白雨珺站断崖边眺望。

????眼前一条里许宽度望不见多长的裂谷横在眼前,非自然地形断裂,而是被大能者以利刃切开,仅仅一道攻击余波便在大地留下撕裂痕迹,灰烬风沙填不满,靠得近了有种凌厉剑意压迫。

????白雨珺皱眉。

????抬手掀开面罩仔细感受。

????俏脸徒然浮现龙鳞嘴角露出尖牙喉咙里如野兽般愤怒低吼!

????“吼……!”

????剑意很熟悉,甚至终生难忘!

????与龙门牌匾古剑气息相同!甚至有有可能同一把剑!

????为了对付不知多少年后一条野生小白蛟居然留后手,不惜代价在小世界布置杀招,欲赶尽杀绝,幸运世间变数太多未能得逞,自飞升后再未发现任何线索,想不到在这已经死亡的世界寻到其残留剑意。

????古剑持有者很强大。

????一剑劈开裂谷无数年后仍有杀伐剑意残留。

????白雨珺觉得也许很快就会发现世界以及太阳死亡之谜,许多龙族来到此地,龙门留剑者在此地大战,世界死亡与所有参与者有关联,龙族和对方都有责任。

????“热衷毁灭,与邪魔恶怪有何区别?”

????在某白看来,远古时期的灾难毫无意义,灭亡的不仅仅是龙族,更有许多无法计数平凡生灵。

????纵身一跃跳过裂谷。

????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,残存剑意就让它留着。

????也许未来有某某天才无意间踏入黑暗虚空,途经此地遇见裂谷,惊讶之余感叹古神手段强横,羡慕其拥有强大力量,无所谓了,白雨珺从未指望别的人或妖魔鬼怪能够同情这个死亡世界。

????对付他们最好的方法就是物理毁灭,别和满脑子暴力狭隘者谈感化,无意义。

????走了很远很远……

????看见一座灰色高山,被大能者劈成两半,像被劈开的葫芦。

????又遇深坑,不用猜也知道是远古大战所留。

????天地赐予某些存在强大力量,却被其无情冷漠摧毁,满脑子毁灭杀戮属于物种倒退,思想永久停留落后的奴隶时代不肯前进,可悲,某白恨不得指着他们脑门大骂,最好将他们全部流放。

????黑夜降临。

????气温下降狂风沙尘又起。

????白雨珺将巨石掏空弄出小房间,房顶特意留有烟囱。

????堵住洞口点燃炭火煮肉骨头汤。

????借微弱火光用笔在小本本上记录战场痕迹信息,推算之后认为周围厮杀痕迹好像全部都是古剑持有者所留,从各处残留痕迹来看,与其厮杀打斗的可能是一条龙,时间久远岁月消磨再无其他发现。

????有时真想动用时光回溯,奈何环境恶劣,失去意识无异自杀。

????写着写着……

????鼻头动了动,花容失色。

????“哎呀我的汤!干锅了!又得重新做!”

????石屋里叮叮当当手忙脚乱,刷锅,倒水,重新熬汤。

????深夜,小小身影抿嘴舔干净油水,裹毛毯烤火蜷缩浅睡……

????外面飞沙走石狂风呼啸……

????一夜过去。

????白雨珺打算爬上附近被劈成两瓣的山顶看看,古人云站得高看得远,登高远眺也许会能发现些什么,收起龙枪施展轻功灵活弹跳攀爬,快速登山。

????来到山顶,意外发现岩石表面有被利爪踏过痕迹,伸出小手模拟龙爪比对。

????几乎完全相同,只不过爪印比自己的龙爪更大。

????当小手抚过爪印时……

????美眸忽然出现模糊不清黑白影像片段,一帧一帧在现实与影像之间切换,峥嵘山巅有神武巨龙盘亘,神兽威势如狱,鬣毛猎猎龙牙锋利,仰头咆哮!

????火红色燃烧天空有人影……

????当看向模糊不清人影时双眼略微有刺痛感。

????保护龙目的瞬膜放下才好受许多,咬牙努力想要看清虚影模样,但画面片段忽然消失,头晕目眩差点栽下山。

????甩甩脑袋打开水袋猛灌甘甜仙泉。

????深呼吸平复呼吸。

????“是人族。”

????抚摸龙爪意外触动回溯,虽然太模糊但仍旧能看清对方是个人类男子。

????普通凡人时间久了难免淡忘旧年仇恨,神仙妖魔却不会,顽固奉行斩尽杀绝,无论相隔几千年几万年哪怕一方愿放下仇恨也没用,若与对方见面,必然阴谋诡计刀剑相加。

????对那位持剑灭世杀戮者而言。

????即使白雨珺与当年无关,即使相隔几万年。

????身为龙,即是罪。

????搜狗阅读网址: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三河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anheshuo.com/11_89898/974/